碳中和目标下A股先锋调研:钢铁行业加速碳达峰 多行业影响已现

在碳中和加速背景下,目前钢铁行业的控排工作,在行业和企业层面均已提速。

碳达峰、碳中和已成为中国发展的重要内容。

国务院近日印发《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》提出,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,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,是解决我国资源环境生态问题的基础之策。

2020年,中国能源消费导致的二氧化碳排放约100亿吨,其中工业碳排量约37亿吨,占比37%,是电力部门之外最大的碳排放来源。

有机构认为,重点行业控排,是实现碳中和的关键。据华金证券测算,按照相关的政策路径,到2050年工业部门的碳排放量相对2015年基数将减少75%-95%,各工业细分领域将经历深彻的脱碳转型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研发现,目前钢铁这一重点行业的控排工作,在行业和企业层面均已提速。

例如,上海市在2月4日宣布,将宝钢股份(600019.SH)等314家企业列入《上海市纳入碳排放配额管理单位名单(2020版)》。上海市生态环境局公布数据显示,2020年度上海碳排放交易体系配额总量为1.05亿吨(含直接发放配额和储备配额)。

“实际上,上海对我们的碳排放管制前些年已经开始了,现在因为碳中和政策,将我们放入配额名单,”宝钢股份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“过去这些年因为限煤的影响,我们很早已经开始准备减排。”

此外,如唐山市也在2月23日宣布,为有效解决三项气态污染物居高不下影响空气质量排名问题,决定从即日起启动钢铁企业工程减排深度治理日报制度。

钢铁公司推进“低碳”提升竞争力

在钢铁行业“低碳行动”加速的背景下,已有机构喊出,“2021年将是钢铁行业实现低碳元年”。

中信证券近日称,目前钢铁投资价值或将超越2017年供给侧改革时期。其指出,需求端,在整体宏观经济复苏的驱动下,制造业海内外共振上行主线明晰,同时建筑材需求的韧性也值得期待。供应端,碳达峰大背景约束有望带来超预期收缩。判断钢铁行业将出现明显供需缺口,行业利润中枢有望显著提升。

“虽然在当前时点暂时还没有看到对产业端生产有实质性的影响,但判断今年钢铁供应端的压缩大概率超市场预期”,中信证券表示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目前钢铁行业多家上市公司均在推进“低碳”工作,以期达到预期减排目标,提升行业竞争力。

内蒙古上市公司包钢股份(600010.SH)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公司一直在推动降耗减排。“我们有循环利用,我们的废气、废热、余热都可用于发电。”该人士称,公司目前“自发电的成本已经相当低”。

“在获得市场优势这块,我们今年成立了六个销售子公司,机制上体制上更加灵活,(以)提高公司销售人员的积极性,多销多得。”该人士称。

据包钢股份1月28日公告,公司拟在华北、华中、华东、华南、西南、西北地区设立6家全资子公司。公司对每家子公司以自有货币资金认缴出资4500万元。

广西钢铁上市公司柳钢股份(601003.SH)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公司持续在推动“碳中和”相关工作。

“我们一直在做一些节能低碳的改造,生产工艺、结构和设备各个方面都有。”柳钢股份相关人士称,“我们经常参加行业的低碳交流会。我们正在跟行业讨论‘碳中和’,后续可能会出一些路线图。”

多家钢铁上市公司均向记者表示,近期机构调研次数很多。数据显示,Wind钢铁指数2021年以来已上涨8.27%。

喊出“2021年将是钢铁行业实现低碳元年”的国金证券钢铁团队指出,供给侧改革后供给端无序增长问题有望得到约束,供需改善平滑利润波动。

“另一方面,高能耗、低效益的中小企业将被淘汰,实力雄厚的大型企业通过低碳创新(改善生产流程、更新生产设备和使用低碳能源),竞争力和集中度进一步提升。”国金证券称。

约束性能源政策已开始影响行业

据相关机构统计,目前全国已开展三批共87个低碳省市试点,共有82个试点省市研究提出达峰目标,其中在2020年和2025年前达峰的各有18个和42个。

在碳中和加速的背景下,近期部分省市整治高耗能行业的进程也已提速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研发现,以钢铁行业为例,约束性能源政策的影响,已在部分地区逐步向产业链和生产企业传导。

2月以来,内蒙古和甘肃已先后出台政策,调整部分行业电价政策和电力交易政策。

以内蒙古自治区为例,2月9日内蒙古宣布,为破解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的难题,将全面清理取消对高耗能行业的优待类电价,以及其他各种不合理价格优惠政策,严格实施差别电价、惩罚性电价。

政策要求,自2月10日起,取消蒙西地区电解铝行业基本电费折算每千瓦时3.39分的电价政策,取消蒙西电网倒阶梯输配电价政策;继续对电解铝、水泥、钢铁行业执行阶梯电价政策,2021年能耗标准和加价标准严格按照国家规定执行,2022、2023年起将在现行基础上分别提高30%、50%。

内蒙古从事羊绒服装、资源矿产开发和能源综合利用的上市公司鄂尔多斯(600295.SH)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目前该政策已经出台,之后企业会按照政策执行。该人士表示,内蒙古“十四五”期间的能耗双控非常严格,“能耗双控对整个行业都有影响,不是一家两家。”

“电价政策调整,对我们的影响应该是最小的,我们每度电才交1分钱的交叉补贴。因为我们是自备电厂,只需要每度电交1分钱。我们发电量一年将近200亿度,就是2个亿左右。”该人士称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在上市公司互动平台上,多日前已有投资者向鄂尔多斯提问电价调整的影响这一问题。并且,类似的问题也出现在内蒙古另一家冶金化工企业君正集团(601216.SH)的互动平台上。

前述鄂尔多斯人士告诉记者,目前公司在战略上非常重视能耗控制工作,“我们现在主要的业务都在铁合金、化工这块,都属于受能耗控制的行业。” 记者获得的一份2月24日鄂尔多斯的调研纪要也显示,公司正在积极响应政府号召,内部准备做产能置换。

“事实上(政策)对行业供给出清将带来很大帮助”,国金证券指出,内蒙古相关政策将推动僵尸企业、高耗能产能退出,“碳中和大背景下,高耗能行业供给收缩是大趋势,且将持续发酵。不具备能耗、环保等优势的小企业将面临淘汰风险,反之,具备优势的大企业竞争力将进一步提升。”